雾曦喵

雪与新月【八】

#惯例的道歉,抱歉大家我来晚了qwq差点死在作业上
#这章爷鹤终于出场了开心【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到他两我的手就停不下来】
#严重ooc注意*3

三条家首领大天狗爷×五条家下任首领阴阳师鹤
——————————————————————————

“小狐丸大人刚刚说这个是宗近大人的计划?”跟上小狐丸脚步的光忠问道。


“是的。”小狐丸看了光忠一眼“想必烛台切大人是收到由国永大人的小鸟带来的那封信才来的吧。”

“无论来者是谁,是叛徒也好,忠臣也罢,收到那份信的人都会来,如果来的是忠臣,那便放心了;而如果来的是叛徒,按照兄长大人的要求——活捉,套取情报,然后杀死。”

“原来如此,那还真是有劳宗近大人费心了。”

“但是您看到我并不意外呢。”光忠似笑非笑的看向小狐丸。

“啊,或多或少猜到呢。因为国永大人很信任您呢,而您也很是忠诚于他。”猩红的眼睛直直的看向光忠,锐利的眼神仿佛要讲光忠看透。

“也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才是最容易下手,套取情报的那个人。”

“哈哈,我很忠于鹤先生,这点可以保证。”光忠不在意的笑了笑,“但是刚刚小狐丸大人好像是相信我了呢,怎么现在才来怀疑?”

“刚刚只是确认了你真的是烛台切光忠罢了,小狐我到现在也还在怀疑你。毕竟,”收回看向光忠的视线,勾起了嘴角讽刺般的笑了,“人类是复杂多变的,有时比我们狐狸还要狡猾呢”

“是呢,的确如此。说不定有一天我,不我们会‘背叛’鹤先生呢。”

光忠放远视线,看到了那棵开的正灿烂的樱花。粉色的花瓣随着一阵风划过美丽的舞蹈,如同下了一场粉色的雨。那拼尽力气盛开的,舞蹈的姿态映在了光忠金色的眼瞳里。

“如果到了五条家必须舍弃鹤先生的时候。”

小狐丸愉悦的勾起嘴角,挑了挑眉,“哦呀,小狐刚刚还听到阁下说不会背叛的?”

“这可是我们的约定和信念啊——为了五条家的繁荣与昌盛。”金色的眼瞳还放在盛开的樱花树上,但那表情似乎透过樱花树看向什么般,温暖的笑容展现在脸上。

“嗯~那现在的五条家还需要国永大人吗?”

“当然。”

“好了鹤,要换绷带了。”新月弯起温暖的弧度,宽大的手轻轻揉了揉雪白的头发,轻柔得似对待最爱的人。

“嗯。”脸上挂上的爽朗的笑容很好的掩盖了刚刚到狼狈,清脆悦耳的声音透露着活力。仿佛刚刚那个狼狈的哭泣的人儿不是他一般。

三日月心疼的看着仿佛恢复活力的鹤丸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拉开鹤丸的衣襟,露出来被绷带缠绕着的腰部,看到没有不详的血色暗暗的松了口气。

指尖小心翼翼的触碰被绷带缠绕着的腰部,轻柔的附上了伤口处,停顿了一会后才开始将绷带拆开。

随着一圈圈的绷带被解开,骇人的伤口露了出来。长长的,未愈合的伤口从肋骨蔓延到肚脐的位置。狰狞的伤痕让三日月想起了刚救下时的画面——本就雪白的人儿躺在一片雪当中,苍白的肌肤使他几乎要融入雪里,唯有一片猩红才让三日月一下子就找到了他。

鲜红的血液仿佛流不尽的水般,止不住的从伤口了涌出。腰部的伤口深到可以看到森白的肋骨,藏在肌肤下的内脏。右腿的动脉处也被狠狠的划开,将整条右腿染成红色。只有微弱的呼吸才将处于边缘的三日月的理智拉回来。

鹤丸低头看着三日月的发旋,默默的等待着面前的人的动作。但迟迟未动的人和来自那人炽热的视线,惹得鹤丸有些悲伤的心躁动了起来。

【唔……为什么要一直盯着啊。】鹤丸红着脸抿着唇想到,本来两个大男人这种事情是不会在意的,而且只是正常的换绷带,【但是……】蜜色的眼睛闪了闪,脸上的红晕甚至蔓延到了耳垂【这样被他盯着,感觉好奇怪。】

“三……三日月。”鹤丸终于忍受不住这炽热的视线,忍不住开口叫了三日月,却不想到声音竟然会颤抖。

“啊,抱歉。”被叫到的三日月如梦初醒般,但视线依旧没有离开那道骇人的伤口。在鹤丸忍不住刚准备出声时,三日月用手附上了伤口,突然的动作使得鹤丸一个激灵。

“伤口,还疼吗?”三日月意外的低落的声音钻入耳里。

“……不,不怎么疼了。”有些惊讶三日月问道这个问题,鹤丸反应过来后如实的回答了。伤口的确不怎么疼了,因为用的是很灵的妖物的药草,但即使是那么有用的药草画上三天也未能将伤口愈合。

“不,比起这个,那个……三日月,”三日月抬头看到了满脸红晕,撇开眼的鹤丸“能不能……不要盯着我看啊。”

三日月愣了一下随后勾起嘴角划出一个诱人的弧度“难道鹤,你害羞了?”

“怎么可能。”鹤丸掩饰般提高了音量“倒是三日月你一直盯着我,”挂上来一个诱惑的笑容,指尖轻抬三日月的下巴,挂在肩上的衣襟随着动作退了下来,露出诱人的香肩,“难道是三日月你迷上我了?”

“是啊。”

干脆利落的回答反而让鹤丸愣了愣神,继而指尖用力,仔细审视着三日月这张脸“嗯~不愧是被誉为‘妖界最美’的三日月大人。”

故作轻佻的言语惹得三日月不由得轻笑,然而下一句话却让他没有了这般心情。

“既然三日月对我有意思,不如就做本公子的后宫吧。”

听到这句话的三日月沉了沉脸,然后用手握住抵在下巴的那只手,用力一拉。

新月与蜜色碰上了。

墨蓝色的发丝与雪白色的交融,唇间只相隔一公分,对方的气息打在脸上。因为惊讶而睁大的蜜色眼睛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新月,那双柔和的仿佛能包裹一切的眼睛此时变成了锐利的,猎人的眼睛。

“也就是说鹤有其他喜欢的人?”

这句话仿佛有力的锤子,砸碎了鹤丸的梦境。鹤丸如梦初醒般看着眼前这个近得过分的人,反应过来后红着脸迅速往后靠,去忘记了自己的腰伤,疼痛感如触电般蔓延全身,鹤丸只能直挺挺的摔向被子上。

而三日月也迅速反应了过来,用手护住鹤丸的腰部,被带着摔向了被子上。

几乎是同时间的,在鹤丸和三日月摔到在被子上的同一时间,门口传来了小狐丸的声音。

“兄长大人,小狐带着烛台切大人进来了。”

还没等三日月他们反应过来阻止,门就被打开了。

映入小狐丸和刚好看得到房间内情况的光忠的眼帘的是,压在鹤丸身上的三日月和被三日月压着的鹤丸。

夕阳不偏不倚的打在了香肩半露,衣衫不齐的鹤丸身上和那只搂着鹤丸腰部的手上。

一时间四目相对,空气凝固。

打破宁静的是暧昧着两人。两人同时从嘴里发出棒读似惊叹。

“啊。”

—————————————————————————
感谢阅读至此的您ww
哎呀,原来只是想写扑倒那一段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指着手,是手先动的!】鹤丸一点都不色气是我的锅qwq
##还有第七章突然提到的【领域限制】这个东西是说光忠麻麻的能力被限制了,加上种族原因所以才被狐球吊打
还有这次的cp标题其实是这样的:
三条家首领·东亚醋王·老油条·三日月×五条家下任首领阴阳师·被反调戏·小鲜肉鹤丸【×××】

###人物属于刀男,ooc属于我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