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雪与新月【九】

#君王想早朝,何奈卷缠身×
#又是充满水分的一章,其实它本来很粗长的×
#严重ooc注意*3

三条家首领大天狗爷×五条家下任首领阴阳师鹤
——————————————————————————

打破宁静的是暧昧着两人。两人同时从嘴里发出棒读似惊叹。

“啊。”

“啪——”门被毫不留情的关上,狠狠撞击门板的声响惊醒了愣住的众人。

“看来是搞错地方了呢,不好意思啊,烛台切大人。”最先反应过来的小狐丸反手将木门合上,笑容可掬的转过身挡住木门,用手按住已经冒出黑气的光忠的肩膀。

“不不不,”即使是再灿烂的笑容也掩饰不了不断从背后冒出的黑烟。“就是我是独眼,也不至于认不出我们家的鹤先生。”

“更不至于看不到我们家鹤先生衣衫不齐的被人扑倒,腰还被人拦住。”

“不不不,那只是长的比较像国永大人的人物罢了。”按住光忠肩膀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力度,“烛台切大人请走这边。”手上发力作势想要把光忠转过去。

光忠伸出双手抓住了小狐丸的手腕,暗自施力想要阻止小狐丸的动作。笑容越发灿烂而暴起的青筋也越来越多,配合身后的黑气活像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不,我很肯定那就是我们家的鹤先生。请小狐丸大人让开。”

就在局面僵持不住时,两道声音同时从木门的背后传来出来。

“光仔!”

“鹤!”

接着便是肉体碰击地面的声音。

“鹤先生!”光忠趁小狐丸分神的瞬间挣脱出来,一把推开挡住木门的小狐丸,来了开门。

只见原本处于【扑倒与被扑倒】状态中的两位,这次来到了离门口较近的位置扑倒了,只不过被扑倒的人变成了三日月。

鹤丸趴倒在三日月身上,本就宽松的衣服因为一系列的运动从鹤丸身上滑下,露出了一片青一片紫的后背因为腰部被三日月的手抱住,才避免了衣服继续往下滑的情况。

而被他压在身下的三日月皱着眉,眯起了一只眼睛,显然是刚刚的那一下撞到了头部。

门口看见这幅情节的光忠再次的愣住了,直到鹤丸从三日月的怀里抬起头,欢快的叫了声“光仔!”才回神。

连忙上前想要扶起鹤丸,手刚碰到鹤丸就听到了三日月发出的提示,

“请小心点,鹤的腰上有伤。”

光忠朝三日月点了点头,护住鹤丸的腰小心点把他从三日月身上抱了下来。

“光仔!”鹤丸环住光忠的脖子,亲热的用乱糟糟的头发蹭着光忠。

光忠像是无奈的一下但语气里是藏也藏不住的温柔和宠溺,“是是,鹤先生。”

“我在这里。”

一旁的三日月挂着礼貌的微笑在一旁默默看着,看着他的小鸟在别人的怀里亲密的撒娇。一旁的小狐丸看不下去,安慰【幸灾乐祸】似的拍了拍三日月的肩膀。

三日月不温不火的撇了他一眼,动了动肩膀示意小狐丸拿开他的爪子。小狐丸收回了手,轻咳了一声,成功引起了注意。

“打扰到两位叙旧实属抱歉。但小狐还是建议先包扎一下国永大人的伤口再谈论吧。”

闻言光忠低头看了看横在鹤丸腰侧的狰狞骇人的伤口,再抬头看了看笑得像个出门跟别人打架后打赢别人的调皮小子。

像是无奈,更像是心疼般叹了口气。

“就按小狐丸大人说的做吧。”

“初次见面,在下名叫烛台切光忠,是鹤先生的朋友,同时也是五条家的人。”光忠端正的跟对面的三日月行了个礼。没有表明自己是下任五条家首领的副手,虽说大家都可能心知肚明但毕竟还没有正式得到这个身份,此时说出就不妥当了。

“哈哈哈,烛台切大人不必多礼。”三日月心中暗自赞赏,“我名叫三日月宗近,是现任三条家的首领。”

“原来是宗近大人,久仰大名。”光忠不是没有猜想过这位就是三日月,但从本人口里得到证实那就着实让光忠吓了一跳。

毕竟那可是传说中最难见到的妖之一啊。

“那么暂且不追究为什么宗近大人刚刚扑倒了我们家的鹤先生,感谢您救下了我们最重要的家人。”

双手交于膝盖前,俯下身使头接触的手。真诚,感激的情绪随着低沉的声音传出,

“真的,非常感谢。”

三日月略带惊讶的睁大了眼,随即便又笑了笑,“不必多礼,烛台切大人。”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罢了。”

光忠抬起头,看到了笑得一脸温柔的三日月。

而那承着新月的蓝宝石看向的则是在他一旁的鹤丸。

——————————————————————
感谢阅读至此的您ww
不就因为做考场多放一天假吗?老师你至于给我那么多卷子吗??生气╰_╯
###下周不更新! 下周不更新! 下周不更新!
下周就要考试了,考完试【应该是29好考完】就放两章ww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