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雪与新月【十】

#三条家首领大天狗爷×五条家下任首领阴阳师鹤
##爷狐和烛鹤真的只是友情向
###严重ooc×3
###ooc属于我,刀男属于官方

——————————————————————————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罢了。”

光忠愣了愣神,这句话看似风轻云淡,暗藏深意。不是作为三条家首领的三日月宗近,而是仅代表个人的三日月宗近。

光忠不免细细地打量眼前这个男人:面如冠玉 柳眉挺鼻,一双眉眼似笑非笑的,最奇特的就要数那双盛着新月的眼瞳。精致到出现在女人身上更是绝世风华的五官,长在他身上不仅不感到女气,反而平添几分英气,是这美得更惊心动魄。

【鹤先生你到底招惹了个什么人物啊。】

即使心中有无数多的话语飞过,但光忠还是不动声色的再一次向三日月表达了感谢之意。

“三日月,”被强行塞回被单里的鹤丸突然开口,一双蜜色眼瞳亮晶晶的看向三日月,“谢谢你。”

闻言,三日月抬起衣袖,以袖掩唇半开玩笑的说道“鹤,你们若再是这般道谢下去,即使是厚面皮的爷爷也会害羞的哦?”

瞪大双眼,假装惊恐的鹤丸接下了这个玩笑,“哦呀,这可不得了,竟然会将爷爷面皮功给磨破了。”

一时笑声充满着这间和室,连从刚开始就沉默的小狐丸也忍不住轻笑几声。

一会过后,笑容还留在脸上的鹤丸看着三日月问道“话说,三日月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这里可是落月城的边缘地带哦?”

“而且我可是直接从桂木城传送到落月城的哦?”

“实不相瞒,三条家的本家就在这里。”没有半点迟疑就将这个可以说是秘密的秘密告诉了鹤丸。

“……哎?”显然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的鹤丸发出了可爱的疑问声。

“在落月城的那座楼房可以说是摆设,现在这里才是三条家的本家。”

【兄长大人还真是毫不犹豫的将我们的大本营直接说出去呢,明明用谎言糊弄过去的。】小狐丸无奈的暗暗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鹤丸也显然意识到了三日月爆出来不得了的消息,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应答,只好僵硬的回答。

【妖界的三大家族虽说在城内拥有一家对外宣传“城楼”,但实际上三大家族似乎都不住在里面。】光忠暗暗看向三日月,忍不住猜测他的打算。

【如果发生战争,一定程度上占据优势的秘密就这么被说出来了,这葫芦里到底买的是什么药?】

“国永大人。”一直没有参与谈话的小狐丸突然开口。

“就我鹤丸就好了,我可是受恩与你们啊。”鹤丸微笑着回答道。

“……那么,鹤丸大人。”小狐丸停顿了一下就应下了这个要求,“您刚刚说你是从桂木城直接传送到这里的吗?”

“是啊。”鹤丸苦笑一声,“我本来在桂木城的一个小村镇做任务的。”

“就在任务结束后,那群袭击我的人出现了。我想着这里人多,而且带的符咒也差不多用完了,就想着跑路。”

“到落月的边界是那张符所能传送的最远的地方,而我在那里受到了更加猛烈的攻击。”

寂静随着鹤丸话语的落下而悄然到来,其余三人都皱起了眉头特别是光忠。他们都清楚鹤丸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正因为清楚所以才沉默。

“……出来找鹤先生前开了个紧急会议,那时就推测是出了内鬼。然而没想到敌人不仅知道了少主任务地点,还知道了符的传送距离,这还真是……”光忠一脸沉重的说。

传送符作为一种常见的道具符,经常出现在各大家族,包括妖界。而传送符的距离是有限制的,而且如果敌人知道距离的话就很可能在传送地点埋伏。所以各家族的高级人员传送符的距离是保密的。

而这个保密的内容如今不仅被人知道,还成功的袭击了鹤丸。

别提光忠的脸色有多难看了。

【黑得跟他平时做饭的锅一样。】鹤丸漫不着边的想。

“那么就算这样,鹤。他们也不可能把你伤得那么重吧。”

转过头发现三日月竟也是一脸严肃,明明跟他关系不大啊。鹤丸闭了闭眼,回答了三日月的问题“是啊,好歹我也是五条家的少主呢。”

“但那些家伙给我的感觉很不好,这次应该是遇到天敌了。”鹤丸皱起了眉头。

“‘灵’对那些家伙没用,不如说那些家伙将‘灵’给……吞噬掉了……”鹤丸迟疑着斟酌着用词。

听到鹤丸这番话众人的脸色都好不到哪里去。这世间利用‘灵’人多的去,阴阳师算一类,强大或拥有神格的妖又算一类。

但从未听说过有人或妖可以吞噬‘灵’。

“……可能吗?将‘灵’吞噬什么的。”沉默了许久光忠还是将疑问抛了出来。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回答的是恢复了与平常无异的表情的三日月。

“对了,鹤。你的物品我帮你带回来放在一旁了,你现在要看吗?”

鹤丸眨了眨眼,然后嘴角弯起了一个可爱的弧度,“啊,有劳了。”

“那么,”小狐丸跟着三日月也起了身“谈了那么久,小狐去拿点茶水润润喉。”

“感激不尽。”

“走了呢。”

“是呢。”

“那么我就不用忍了吧,光仔。”垂下的刘海及阴影遮盖住了鹤丸大半的脸。

“啊,可以了。鹤先生。”

“那么————”


“光仔!!”

鹤丸给了光忠一个熊抱。

“我想死你们了!!”

“是是,”光忠回抱住他,轻轻拍打他的背部“我们也很想你啊。”

“老爹他们没事吧。”在蹭够了后,鹤丸起身离开了光忠的怀抱,但手还是搭在光忠的手臂上。

“都精神的很呢。”欣喜的,温柔的,鲜明的感情情浮现在光忠的脸上,最后表现成一个鹤丸熟悉的笑容。

那是面对家人的表情。

“那俱利酱和sada酱呢?”

“都很好。不过你可吓到贞酱了。”

“哈哈,那可真是抱歉。那你回去就帮我跟他说声抱歉吧,我会带礼物给他的。”

光忠愣了愣,下意识的问道,“鹤先生不跟我回去吗?”

随即反应过来后又说道,“不回去也好,现在那边也不安全啊。”

“嗯。我就留在这边吧。本家那边就交给你了。”指尖附上光忠脖子上那道极浅的血痕。

“这个,怎么弄的?”没有笑意的蜜色眼瞳注视着光忠金黄色的眼睛。

“啊,这个啊。”光忠不太在意的笑了笑,“是刚才跟小狐丸大人过招是弄到的。”

鹤丸皱起了眉,“小狐丸?”

光忠只好将刚才发生的事以及三日月的计划告诉了鹤丸。

“……三日月他竟然……!”蜜色眼瞳里明晃晃的表现着不敢相信。

“我也有点不敢相信。”

敲门声打断了鹤丸想继续谈话的念头。

“我是小狐丸,我进来了。”

“啊,是。”

进来的正是去端茶水的小狐丸。

“请。”茶杯里升起的缕缕雾水,恰到好处的温度安抚了刚刚因各种原因而波澜壮阔的心情。

“话说,三日月呢?”鹤丸好奇的歪了歪头,看向空空如也的门外。

“兄长大人的话,多半是迷路了。”小狐丸极其淡定说出了这句话。

“哎?!”显然这个回答把两个人都吓到了。

“哈哈哈,我怎么听到好像有人说我坏话?”领这个包裹姗姗来迟的三日月走了进来,随手合上了门。

“那可能是兄长大人您年纪大耳背了。”

“哈哈哈,是吗。”

鹤丸转过头去,肩膀还一抖一抖的很明显是在憋笑;而光忠则轻咳一声来压制想笑的欲望。

“鹤,东西就在里面。”仿佛没有发生般,三日月将手里领着的包裹放到鹤丸面前。

放下时暴露在外面的太刀发出的声响似在高兴再次看到主人。

“谢谢。”鹤丸抱起包裹,扬起了一个闪亮亮的微笑。

“不用客气。”三日月拿起放到他位置旁的茶水,喝了一口,“鹤打算接下来要怎么办?”

“要跟烛台切大人回去吧?”指尖细细摩挲着茶杯的边缘。

“诶——三日月是要赶我走吗?”鹤丸拖长了语调,鼓起了脸委屈的看着三日月。

“怎么会。只要鹤愿意我就不会赶你走哦。”

“开玩笑啦,”鹤丸收起了那副委屈的表情,“我会留在这里哦?反正现在五条家也不一定安全。”

“更何况,人家可是邀请我参加这场戏剧啊,不好好参与可就太对不起人家了。”

鹤丸张扬的笑着,“三日月,你愿意跟我一同参加这场戏剧吗?”

本就微微扬起嘴角,恰到好处的笑容现在更加深了,美丽优雅的新月闪烁着漂亮的光芒。

“乐意至极。”

——————————————————————————
感谢阅读至此的您ww
下面可公开情报:
①桂木城,鹤丸的任务地点
②落月城,三条家的领土。居住的大多为妖,也有少量人类。

小剧场之为何小狐丸要拆他哥的台
我:小狐丸先生,这章你为何如此的生气以至于要怼你哥呢?
小狐丸:如果你能体会到被你哥随意指示做这做那跟别人打架回来还发现他把别人给扑倒了即使心里不愿意还要阻止想冲过去揍他的人的感受的话你也会会懂的。
我……我从那段不带标点符号的话里,充分感受到你的怨念了,小狐丸先生。

#这章太多东西想要写下去,以至于搞到现在才发生来。实属抱歉。【土下座】
【其实是家里没WiFi了翻网盘时被咎×狗×之血再次脱了下坑××】
#考完试真是太好了√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