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雪与新月【十一】

#抱歉拖了这么久😂这只是因为我懒
#严重ooc注意×3
#人物属于刀男,ooc属于我

三条家首领大天狗爷×五条家下任首领阴阳师鹤

————————————————————————

“乐意至极。”

“那么我们家的鹤先生就拜托各位照顾了。”鹤丸任由光忠将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揉乱他雪色的头发。“在下就先告辞了。”

“哦呀,烛台切大人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一旁的小狐丸意外的问道,“小狐还以为阁下会多停留几天呢。”

“毕竟跟家主说只是去探消息的虚实,很快便会回去,更何况,”光忠将被自己揉得有些凌乱的发丝一缕一缕的理顺后收回手。

“更何况俱利酱和贞酱在等我回去。”

“那么我们也没有强留你的原因了。”三日月扶着有些踉跄的鹤丸站起来。

“小狐我也正好要返回【本家】那边,烛台切大人我送你吧。”

“啊,抱歉啊,小狐丸大人。浪费了你三天的时间。”鹤丸抱歉似是一笑。

“不,请不要放在心上。【本家】那边有两位兄长大人照看着,小狐也只是趁机放了个假。”

“哦呀,”鹤丸故意的做出惊讶状,“那我是不是应该多睡几天?”

“不,”

小狐丸缓缓地摇了摇头,暗暗想着【辛亏你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来,兄长大人要坐不住了,怕是要找药师和我的麻烦了。】

“——鹤丸大人,你醒的正好。”

“是吗。”不知道小狐丸内心活动的鹤丸只好给予一脸严肃的小狐丸一个微笑。

“那么,”一直默默慈祥笑着的三日月开口道:“小狐丸带烛台切大人去往【车辆】处吧。”

“是。烛台切大人请跟我来。”



“鹤先生,请你不要进行太剧烈的运动,小心伤口。”

“嗯嗯。”

“鹤先生,请不要太过闹腾,更不要惊吓别人。”

“是是。”

“鹤先生,……”

素白的手指抵住了光忠的嘴唇,微凉的温度通过指尖传递到光忠的唇上。

片片樱花花瓣乘着晚风飞过,橙黄色的阳光将淡色的嘴唇染成夕阳的颜色,那张诱人的小嘴一张一合吐露着话语。

“光仔你都说了一路了。”

略带无奈与笑意的声音随着晚风传进光忠耳里。

“嗯……抱歉。但实在是太担心鹤先生了。”

“嗯,我知道。”

那个人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他,蜜色的眼瞳里闪着的是从小就能让他感受到温暖与安心是亮光。

那个从小便是他们的英雄,经常站在他们面前为他们遮风挡雨的人儿,曾经看起来如此伟岸、屹立不倒的人儿,现今却仰着头,用令他安心的眼神看着他,用令他安心的语调对他说着话。

“我知道,光仔。”

光忠从鹤丸行踪不明时开始浮躁不安的心才真正意义上的平静下来。

“所以。”鹤丸绕到光忠背后,推了一把。

光忠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没有防备,向前踉跄着小跑了几步,站定后回头看到了笑得一副恶作剧得逞的笑容——实际也的确得逞了的鹤丸。

“回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哦,”

“——光· 忠· 麻· 麻 。”

可爱的“井”字随着鹤丸咬字清晰的将那个称呼说出口时一个个的浮现在光忠太阳穴附近。耳边伴随着的是不厚道的标准的三日月式的笑声,还时不时穿插着小狐丸憋不住的笑声。

光忠觉得自己刚刚那么一瞬间的感动都是多余的。

“光·忠· 麻· 麻,怎么了?”

无视了鹤丸恶意挑逗的言语,光忠直径走到了半弯下腰扶着【轮入道】车轮的小狐丸身边。

小狐丸连忙直起身,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对光忠说:“烛台切大人请乘上这辆车吧,小狐也顺道搭个顺风车回【本家】。”

“那么,有劳小狐丸大人了。”笑容灿烂得堪比刚刚见到鹤丸时,只不过身后散发的黑气使小狐丸汗颜。

“宗近大人蒙受关照了,在下就此告辞。”

“哈哈哈,不必多礼。一路顺风。”

眼看光忠就要乘上【轮入道】走人了都没有再跟自己说一声,鹤丸拉长着口音呼唤光忠,

“光仔~~~”

声音腻得仿佛能捏出水来。

光忠叹了口气,转过身面向鹤丸,“那么我回去了,鹤先生。保重。”

“哦!老爹和俱利酱他们就拜托你了!”

“请放心的交给我吧。再会,”

“——鹤· 丸· 儿· 子 。”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车厢,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鹤丸呆愣的看着飞向传送口的【轮入道】,半响后才转过身呆呆地问捂着嘴笑的三日月,“光仔他刚刚叫我什么了来着?”

三日月深呼吸一口压下笑意才学着光忠的语调咬字清晰的回答道:

“鹤· 丸· 儿· 子 。”

“……”风吹过,卷起雪白的发尾。

“……这可能是个假的光仔。”

——————————————————————————

感谢阅读至此的您ww

①本家 指鹤丸现在待的地方,【本家】就是桂木城的那个。
②传送口就是很多动漫都有说的传送口啦,这个传送口是链接【本家】和本家之间的。

一直被叫麻麻的光忠这次终于反击了233
鹤:这可真是吓到我了.jpq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