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雪与新月(2)

差点就忘记更了,抱歉qwq刀男肝到飞起( *¯ㅿ¯*)
以下正片。
———————————————————————————
第二章

三条首领大天狗爷×五条下任继承人阴阳师鹤

    “嘛,多多指教了鹤。”镶嵌着新月的眼瞳了藏着9笑意。

    听到意料之外的回复的鹤丸睁大了那鎏金色的双眼,刚才严肃的神情一扫而空。“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没想到能看到极少出席会议的三条首领。”一开始还以为你想干什么呢,那个可以的出场方式,鹤丸心里暗暗吐糟。

    “哈哈哈,毕竟是这个相对安稳的时代,老人家就应该好好养老,所以一般都是小狐代我去的。”像是在掩饰什么似的,三日月解释道。

    在看到鹤丸明显的【呵呵,我才不信。明明只是不想去才让别人代替你去】的眼神时三日月沉默了。

    “哈哈哈,鹤要不要坐起来?毕竟躺了3天了。”

    【这个人居然转移话题了,他是有多不想承认啊!】鹤丸在心里狠狠的吐糟三日月,嘴上却很诚实的配合的开口道:“那就有劳了。”

    三日月俯下身,手轻轻地滑过鹤丸露在被子外的手。顿时一股伴着樱花味的冷冽气息一丝一缕地侵入鹤丸的身体,仿佛没有任何危险性,但就是那一丝一缕却编织成一条又一条的锁链,将鹤丸牢牢的锁住。

    巨大的恐惧感笼罩着鹤丸,身体止不住的颤栗。

    “鹤!鹤!!”

    “鹤丸!鹤丸国永!!!”

    急切慌张的声音将鹤丸从恐惧中拉出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三日月那张放大了几倍的俊美的脸,盛着新月的夏夜摇拽着。那双令人窒息的眼瞳正担忧的看着鹤丸,以及那无法忽视的脸颊和肩膀上的触感

    ——那是一只温柔却微凉的手,那是三日月的手。

    “唔——”短促的呻吟声正好反映了声音主人的痛苦,三日月回过神来,放松了抓紧鹤丸肩膀的力道,手却没有离开鹤丸的肩膀,当然还有脸颊。

    鹤丸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鎏金的眼眸摇拽着,咽下一口唾液,惊魂未定的开口:“你——”话还没说完就被满是歉意的话语打断,

    “抱歉,我没有想到鹤你这么敏感。没事吧?”说着就用明显价格不菲的衣袖帮鹤丸擦汗,大概是想表达歉意,但可惜事与愿违。

    落在脸上的衣袖不重,不如说是很轻,手毫无章法的在鹤丸脸上乱擦。无一不显示着这手主人的笨拙,但很温柔。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

    所以鹤丸由着三日月给他擦了好一会才伸手抓住三日月的手阻止他的动作。却不料三日月轻轻挣脱开鹤丸的手,有反手握住鹤丸纤细的手。鹤丸虽然对此感到诧异但并没有挣脱。

    “嗯,我没事了,是我自己大意了。我比较特殊,只是普通的肌肤接触就会产生影响。刚刚只是刚醒来大意了,但现在没事了。”惨白的脸上还有刚刚没擦去的冷汗,说话的尾音还有些颤抖,但眼睛却直直的看向三日月。坚定的金色满月深深的映入三日月的眼底,映在他的心房里。

    和那时候一样。三日月低下头垂下眼帘,默默的握紧了手里那是骨节分明的手。神情很是委屈,像一只垂头丧气的大狗。

    鹤丸看着这个委屈地像一只垂头丧气的大狗,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然后

    ——放在了三日月的头上,摸了摸。

    两人皆是一愣。鹤丸最先反应过来,手触电似的缩了回来。却不料三日月以更快的速度截下了鹤丸缩了一半的手。

    四目相对。三日月巧有趣味的看着红晕在鹤丸的脸上迅速蔓延。红彤彤的脸颊比之前惨白的脸好多了,更有活人的气息。也更可爱了呢,三日月愉悦的想。啊。说不定还有更可爱的呢。

    于是三日月在鹤丸诧异的眼神中,做出来让鹤丸以后回忆起来都感到惊讶的事情。

    三日月执起鹤丸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了

    ——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

    “嘭——”鹤丸炸了。红晕迅速攀沿至脖子,耳垂。在大脑彻底陷入混乱前,鹤丸就只有一个真实的想法。

    ——三日月你个老流氓!!

    嗯,果然更可爱了呢。被暗骂作老流氓的三日月愉悦的想。

—————————————————————————————
感谢阅读至此的你ww
整个第二章就是为了鹤丸最后那句【三日月你个老流氓】的话hhhh爷爷真的很流氓
看完亲们可能会想为啥爷爷对鹤丸这么。。。呃与众不同,亲密?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这是一个伏笔。你们可以猜猜ww【虽然猜对了也没奖PS知道了的就不要说ww】
附上一个小剧场:
爷:“我没想到鹤这么敏♂感”
鹤:“你滚!”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