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雪与新月(3)

第三章

三条首领大天狗爷×五条下任继承人阴阳师鹤

—————————————————————————————

    两人保持着这个动作,一个在混乱,一个在欣赏。

    温热的鼻息喷洒在鹤丸的手背,虔诚的垂着眼帘,小心翼翼的轻吻着,似乎是在对待稀世之宝。

    暧昧的气息在别致的房间里蔓延,在两人旁边徘徊。

    “哈哈哈,果然是没事了,不愧是鹤。”

    “啊......嗯,那是当然的。”

    虽然粉红的气氛被打破,但那一刻从手背传来的触感却触动心弦。

    “那,鹤你先休息一会吧,爷爷我去给你拿药。”

    轻微的关门声将鹤丸的思绪彻底拉了回来。

    ——唔哇,我为什么会脸红啊?!!不就是得漂亮的人神共愤的脸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脑海里浮现的三日月迷倒众生的却硬生生的给了鹤丸一巴掌,清脆响亮。

    好吧的确了不起的。鹤丸以手捂脸挫败的想。

    感觉到脸上传来指尖的触感,移开捂住脸的手,盯着自己骨骼分明的手——上面还残留着三日月的触感,宽大而又可靠的,温柔却又冰冷的。

    是的,温柔却又冰冷的。

    鹤丸缓缓将手移向自己的胸口,然后狠狠地抓紧胸前的衣衫。

    三日月触碰他的一瞬间,强大的妖力一丝一缕地侵入鹤丸体内,然后悄无声息的无害般的缠着他,游走至全身,最终紧紧地将鹤丸锁住。

    首先是四肢,然后是躯干,最后是脖子,像是一条巨大的蟒蛇,在玩弄猎物的同时慢慢收紧缠住猎物脖子的部分,让猎物试图挣扎着逃脱,拼命地大口大口的呼吸。让猎物感受到死亡的一步步到来,最后绝望的死去。

    ——三日月宗近不似外表那般温柔,鹤丸惊魂未定的想,他是个披着温柔美丽外皮的

    ——猎人。

    缓缓松开紧抓衣襟的手,颤抖着放下。三日月他,不是用冷漠来保卫自己,而是

    “——用温柔来伪装自己,以此来掩盖内心的冷漠。”

    “真是个可怕的人。”鹤丸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巨大的恐惧,转移注意力般的想另一件让他在意的事。

    为什么三日月会对他做这种事或者说为什么三日月要对他那么温柔。

    无论是触碰,抚摸还是亲吻一切都温柔的不可思议,没理由对一个陌生人这么温柔,但是根据以往鹤丸判断虚假的经验来看,这一切都不是假的,也就说

    ——三日月对他展现的温柔都是真的。

    然而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为什么三日月对鹤丸这么温柔?难道有什么目的?但是如果有目的来靠近我的话,我是能判断得出来的啊?难道是因为他平时就这样?把对别人做的事情也对我做了而已?

    嗯......有可能,毕竟是个老流氓。

    “哗啦——”木门被鹤丸刚刚称为“老流氓”的妖给拉开。看到刚刚被自己定了个“老流氓”的妖走进来,手里拿着一碗明显给自己喝的药,不由得感到一股心虚和歉意。

    “久等了,鹤在想什么呢?”毫不知情的妖笑得一脸温柔,璀璨夺目,如沐清风,就差在上方贴上个“纯天然,无公害”的标签了。

    嗯,错了,应该是个高级老流氓。刚刚那一点点的心虚和歉意被鹤丸不知丢到那里了。

    想归想,口头上还是应付了三日月的话:“只是在想光忠,俱利酱和贞酱他们应该很担心我之类的。”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但我已经让人通知他们了,不用担心。”

    “哦!这还真是感谢了!”金色的眼瞳中闪烁的感激的光芒。

    “他们还说让你好好养伤,他们会彻查此事,等时局稳定了再过来找你。”三日月走到了鹤丸身边坐下。药的味道夹杂着冷冽的樱花香飘进鹤丸的鼻腔。鹤丸抬起头往进三日月盛着新月的眼里。

    嗯,这样暂时可以不用怀疑他了。

    “那鹤,把药喝了吧。不过这药有一种药材具有安眠的效果,喝了以后会犯困。”

    夏夜温柔的注视着鹤丸,里面盛满笑意。

—————————————————————————————感谢阅读至此的你。

之前有小伙伴觉得爷爷没有流氓的感觉。然而这里是我的锅,我设定的年代是近现代,也就是类似于维新时期。但是是架空!跟三次元没关!所以那时候大概人们思想比较保守?
还有就是关于鹤丸的能力。鹤的能力很强大,现在只能这种情况是“感知”能力的一种,其他的。。。日后再说
背景如无意外的话会在第五章公开,抱歉我太能脱剧情了qwq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