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千年的恋爱物语(上)【三日月部分】

 *本丸设定 

*大量ooc出现,真的是很ooc

*俗套的恋爱故事 

**囚♂禁play注意

 ——————————————————————————————-

三日月宗近暗恋着鹤丸国永。

  嘘——这是个只有当事人以为是秘密的秘密。

  初夏的天气总是那么的好。阳光洒在身上的温度是那么的温暖。

  度过了让刀身都快要生锈的梅雨期,几乎所有的刀都到了室外迫不及待的享受阳光带来的温度,就连平安时代的老人家也在本丸的走廊上挑了个充满阳光的地方喝茶了。

  手里捧着莺丸泡的茶,身侧摆着狮子王送来的茶点心的三日月的目光却不是欣赏含苞待放的花,而是深深的看着那个置身于一片生机中的鹤丸国永。

  一身白的鹤丸站在阳光底下,周围是栗田口的短刀们和那把独一无二的太刀。栗田口的短刀们不知为什么很喜欢缠着这位同属平安时代的刀,大概是因为鹤丸的童心未泯和有趣的恶作剧吧。

  而作为栗田口唯一一把太刀和家长的一期一振,就这么一来二去竟和鹤丸熟悉起来了,关系还挺好,至少三日月经常看到他们走在一起。

  笑语通过空气的传播传到了三日月的耳里。 

  真刺耳啊。三日月烦躁的想。

  哦呀,真是意外的发言呢,明明应该是个温柔的老爷爷。至少在别人的眼里。 

  清脆婉转的鸟鸣声换回了三日月的思绪。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莺丸,令三日月吃惊的是竟然有声声的鸟鸣回应莺丸。三日月顺着莺丸的视线,望向那只与莺丸“对话”的小鸟。那只小鸟娇小可爱,颜色竟是罕见的雪白,像极了不远处的某人。

  就这么过了一会,那只通体雪白的鸟儿突然展翅高飞,飞向了遥不可及的天空。

 “啊啊,真可惜。”三日月收回视线,低头喝了一口茶。

 “嘛,毕竟是自由的鸟儿啊。”莺丸的视线依旧望着鸟儿飞离的地方,“我啊,最喜欢在天空翱翔的鸟儿了。” 

 “嗯~”喉咙发出意味不明的闷哼声,“为什么?明明是那么的喜欢?”似乎没有让莺丸回答的打算三日月又开口说道:“嘛,该说不愧是莺丸吗?爷爷我对喜欢的东西可是不会放手的哦。"

   莺丸收回远望的视线,落在了三日月的身上。

 “即使是折断它的翅膀。”

  云朵的飘过阻挡了阳光前进的步伐。原本充满温暖阳光的地方此时变得冰冷暗淡。阴影中三日月的笑容依旧璀璨迷人,仿佛刚刚说出那种可怕发言的人不是他,但眼中隐藏的波澜却被莺丸发现。

  那双一贯宁静温和的夏夜此时却是静止凝固的,巨大的压迫感铺天盖地,仿佛即将迎来暴风雨。 

  云朵很快飘走了,阳光迫不及待地洒下来。那双盛着新月的眼瞳就像平日一样,平静而温柔,仿佛刚刚的疯狂只是错觉。 但莺丸知道这并不是错觉。

  莺丸收回落在三日月身上的视线,喝了一口茶,苦涩瞬间涌入整个口腔,却迟迟不觉有甘甜。莺丸面不改色,缓缓开口问:“即使他会恨你,你也不后悔?”

  “我爱他就好了。”听起来像是答非所问,但答案却又不言而喻。 

  三日月深情地看着鹤丸,白色的人影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发着亮光,仿佛那转瞬即逝的泡沫,随时都会消失殆尽。 

 我可不允许你消失,更不允许你不属于我。

 你只能属于我的,即便是 

  ——折断你引以为豪的翅膀。 

 【我爱你。】 

 眼里的夏夜风云暗起,嘴角扬起的角度温柔而又残忍。

 

 鹤丸消失了。

 这件事很快的传遍了整个本丸,传到了审神者的耳里。 

 “这到底怎么回事?”审神者难得地严肃起来。刀剑们似乎被审神者难得的严肃给吓到,作为近侍的山姥切国广只好顶着压力开口向审神者汇报。 

 “也就是说,”审神者用手捏紧眉头“昨天下午,本来约好下午和栗田口的短刀们一起玩耍的鹤丸到了约定时间也迟迟不见人影,去找他发现并不在他的房间,便以为又是恶作剧所以没放在心上,但直到现在也不见他人。”

 “作为恶作剧也未免太恶劣了,这不是鹤丸的作风,”审神者看向山姥切国广,“所以不是恶作剧......你们找过了吗?” 

 “其实昨晚我就跟俱利酱先去找了,但......没有发现。”开口的是着急的烛台切光忠,平时容不得半点不帅气的他现在竟有几分狼狈。

 “这样啊......”审神者沉思了一会突然对烛台切说:“今天有点不像你哦,有那么一点不帅气哦?”

 “唉?!啊......抱歉主上,让您看到这么不帅气的一面,我现在立刻回去整理!”说着就要拔腿就跑

   唔哇,都用上敬语了,说这样的话果然还是太过分了吗。审神者苦恼的想。

“抱歉抱歉,刚刚只是想缓解一下气氛,咪酱你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帅气!”审神者连忙开口安慰道。 

  年轻的审神者向刀剑们露出了一贯温柔的笑容,“没事的哦!鹤丸的事我已经了解了,鹤丸的灵力也很稳定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而且我也大概有眉目了。鹤丸没事,大家可以放心!”说着暗暗地看了一眼三日月宗近。发现那个老人家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 

  不愧是平安时代的刀,连这种时候这么淡定......吗。    

 “大家都散了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既然审神者发话了,刀剑们也只好退出房间,压下担忧去做该做的事。”

    “主上,”作为近侍的山姥切国广等刀剑差不多都出去了后忍不住问审神者“真的有眉目吗?”

    “怎么可能啊。”审神者无奈的露出了苦笑。 

    “主上。” 审神者回头看见了神情严肃的莺丸。

—————————————————————————————

 



——————————————————————————————

感谢阅读至此的你ww

这篇文就是自己作死的产物,什么出萤丸就写文之类的......

我感谢点这个梗的同学【微笑】

我怎么就交了你这个狐朋狗友!!【摔!】
人生第一次的肉就这么交出去了....

下章是鹤丸的部分,会有......大量的肉,嗯

别问我下章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还有谁教我LOFTER怎么放肉啊orz

评论(1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