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千年的恋爱物语【下】(审神者部分)

#这次更新的还是恋爱物语(反正都写到差不多了不如写下去了)

#本章有大量婶婶出场

###依旧严重ooc警告

————————————————————————————

   三日月宗近暗恋着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暗恋着三日月宗近。

   嘘——这是一个只有当事人以为是秘密的秘密。

 
  审神者是最先知道这个秘密的人。说是“知道”也不太准确,因为这是审神者观察出来的。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太明显了。无论是鹤丸的小动作,还是三日月的视线都太明显了。久而久之,甚至是本丸的大家也都知道了,但谁都没有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但光看着这两人也太着急了,所以平日里也没少掺合他俩。

  但至今为止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意。不不不,迟钝是一个原因啦。最重要的是,太重要了。

          对方对自己太重要了。

 正是因为对方对自己而言太过于珍贵了,所以才不敢开口。害怕对方没有怀有跟自己一样的感情,害怕对方拒绝,更害怕

    失去对方。

   什么什么,你说他们俩个就是笨蛋?

   啊啊,的确是两个大笨蛋。

 审神者一脸平静的听完莺丸的报告。不,并不是这位审神者有多么的冷静沉着,她只是太惊讶了,以至于脸部瘫痪。

 “……哎?哎??!!!!!”

  莺丸默默移开视线,不敢看审神者那不可描述混乱的脸。

  “等等!……他们不是在暗恋着对方吗?!表个白不就tm完事了吗?!”审神者猛地站起来,一抬脚就狠狠地踩在桌子上,吓到莺丸连忙扶住了茶杯。

  “嘛嘛,喝口茶冷静一下吧。别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还冷静个鬼啊!老娘萌的cp就要be了,你叫我怎么冷静啊?!!他们是傻逼吗?!”

  “嘛……我只是说了我所看到的而已。说不定是偶然……”

  “怎么可能那么巧啊?!而且你都来找我了!”

   “那,主上有什么证据吗?”

  “唔……”听到莺丸说出了这句话后,审神者像一个突然漏气的气球瘪了下来。脸“嘭——”的一声砸向了桌子,声音大得连莺丸都心疼。

 “没有……”审神者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么在想到办法之前就乖乖待在这吧。”

  审神者就这个姿势沉默了许久,突然像鲤鱼打挺一般弹了起来,“被被!”

  “是。”应声而答的是一直守在门外的近侍,山姥切国广。打开门看到审神者红了一边的脸不住愣了一下。

  “吩咐下去,让清光带队去厚樫山,成员是三条家全员。30分钟后出征。然后让长谷部和药研来找我。”

  “……主上,你是对清光有什么不满吗?”

  “……请帮我转告他我爱他,只是让他去练练级带带园长。”

  山姥切国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

  长谷部和药研在找审神者的路上耳边充斥着清光那仿佛来自地狱的悲号,默默在心里为他默哀。

  【一路走好,清光。】

   “主上/大将。”

   “啊,你们来了?有重要的事情拜托你们。但是,”审神者一改平日的笑容严肃的望着他们“请你们务必不要讲这件事说出去。”

  “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的两人却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那就先告诉你们情况吧,关于鹤丸失踪的事。”

 听完审神者一番话后,即使是长谷部和药研也不禁瞪圆了双眼,摆出一副震惊的表情。然而片刻后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不愧是魔王的刀啊】审神者在心里惊叹。

 “那么,主上希望我们怎么做?”最先开口的是长谷部。

 “嗯。我想让长谷部你帮我留意下平时三日月的行动,也顺便问一下本丸的大家这几天三日月的情况。因为是你平时也或多或少管理本丸的生活所以应该不会引起什么反应。要真引起猜测的话,你就说是我担心三日月,毕竟他跟鹤丸关系比较好这样。”

 “而药研你的任务可能比较危险。你帮我暗中观察三日月。观察他有没有独自一人走出去或者拿多一份食物和水之类的;特别是晚上。要是被发现了你就用我刚刚跟长谷部说的理由糊弄他。记住如果他晚上出去了,你不要尾随,直接报告给我。”

 “啊,还有就是长谷部你待会就去询问大家三日月昨天中午的动向。药研你就去手入室查看有没有什么药丸少了点。这个你们在他们出征后做……一个小时后报告可以吗?”

 “谨遵主命。”“明白了,大将。”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根据长谷部的报告,五虎退在昨天中午找老虎的时候看到过三日月和鹤丸一起但两人都没发现他;而药研则说手入室少了晕魂药*——一种吃了就会对第一个发出命令的人言听计从,且药效过后什么都不记得,唯一的缺点就是药效短的药物。而半夜根据药研,三日月出去了的报告,更加让我确定了——鹤丸的确是被三日月带走了,并且囚禁在某个地方。这个认知让我一整晚都没有睡好。哎……先把鹤丸找出来吧。

 

  第二天一早审神者就来到饭厅,路过数珠丸时‘不小心’的踩到了数珠丸的珠子,然后又很不小心的摔在了一旁三日月身上并趁机留下来感知类*的灵力。果不其然,中午午休的时候审神者感觉灵力的位置在变动,最后停在了本丸一个偏僻的角落。

 这地方还真有够偏僻的,到底怎么找到的啊。审神者撇了撇嘴。下午你就给我远征去吧,三日月!

  这种地方竟然有个破烂的小木屋,看来回去之后要好好调查一下本丸的周围啊。派三日月出去远征后,审神者匆匆赶往灵力感知到的地方。用力地推开摇摇欲坠的门,虽然早有准备,但映入眼帘的景象还是让审神者大吃一惊,接着波涛的愤怒席卷全身。

  审神者看到了失踪了三天鹤丸。他仿佛更瘦了,宽大的衣衫在他身上极不合身,然而多亏了这不合身的衣服审神者看到了遍布鹤丸全身的吻痕还有,青紫。那瘦弱的身子被粗糙的麻绳绑住,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听到声响后鹤丸缓缓的转过头来,用那破碎的鎏金眼瞳看向门口那边。

  “……主上。”虚弱的声音中不难听出震惊。突然像是反应过来般,整个身子往角落里缩,动静大得让愣在门口的审神者回过神。连忙跑到鹤丸身边伸手抱住了死命往角落里缩的鹤丸。

 “鹤丸国永!”被抱住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随即停下了动作,但僵硬颤抖的身体透露出他的紧张和害怕。审神者强硬的解开了束缚住鹤丸的绳子,将他带出阴暗的角落。伸手抚摸上了鹤丸的脸颊,诱导他看向审神者。

 “没关系的鹤丸,我不会讨厌你的。”破碎的金瞳看向了审神者快哭的脸,“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晶莹的泪水从审神者夕阳般的眼里落下,“要是你不爽三日月我就去把他刀解了。”

  “……为什么主上你要哭?”鹤丸用他瘦骨嶙峋的手擦了擦审神者的眼泪。

  审神者看着鹤丸那近似麻木的脸,那麻木的脸上透露着深深的绝望,疲倦还有其他她看不懂的东西。

  伸手再次紧紧抱住鹤丸将头埋在颈窝里,尽管骨头咯得疼但还是深深埋在颈窝了,滚烫的泪水在锁骨处形成一小滩水然后流了下去。

  “……因为,鹤丸你都不哭。我就只好代替你哭了。”

  “回去吧,鹤丸。”审神者将头从鹤丸颈窝了抬起,直直的看着鹤丸,“回去找三日月算账去。”

  “回不去了啊,主上。”鹤丸扯出来一个难看的笑容,“翅膀已经,折断了啊。”

   审神者瞪大了双眼,借助洒落进来的阳光看到了鹤丸身后,支离破碎的翅膀。

  “而且,这件事变成这样我自己也有责任。我明明可以反抗,但我没有。只是任意三日月一次又一次的……占有我。”鹤丸试图摆出一个笑容但却扯出来一个,快要哭出来的笑容。

  “只要待在他身边,”

  不要,不要说出这种不符合你的话啊鹤丸!

 “只要三日月他还渴望我,”

  停下来!鹤丸国永不要再说了!!

  “只要他的视线能在我身上停留下来,”

  “我就满足了。”终于摆出来一个比较像样的笑容,然而那笑容却透露出深深的绝望。

 “这样!”审神者朝鹤丸大喊了起来,刚刚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这样你就满足了吗?!”

  “这样你就甘心了吗?!”

  破碎的金色瞳被水雾包裹着。【这样你就甘心了吗?】审神者的质问打开了鹤丸自己封闭上的感情,大量的不甘,渴望伴着泪水倾泻而出。

  “怎么可能甘心啊!”泪水掉落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

 

  最后只有审神者一个人红着眼睛回到了本丸。还是要留在那里啊……说什么想跟三日月亲自说清楚,还说是约定了不逃跑什么的。嘛,算了由他了。审神者有点郁闷的想。

  不过三日月宗近我可不会放过你啊。审神者眼了烧起了名为愤怒的火。

  等审神者回到本丸收拾好情绪三日月他们就回来了。连忙叫山姥切国广把三日月带过来。

  “哈哈哈,一回来就让我找你是有什么事吗?主上。”三日月挂着跟平常无异的表情坐在了我对面。

 一看到他那神情若定的脸我就想揍他。

 “嗯。远征辛苦了。这么急着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即使是生气我也要保持微笑。

  “鹤丸是在你那里吧。”

“哈哈哈,不愧是主上,那么快就知道了。”那副表情连动摇的痕迹都没有。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嗯?你问我为什么我也很难回答啊。因为我只是想怎么做而已。”

  “所以说你为什么想这么做。”忍住,现在还不能生气。

  “因为,想让鹤成为我的东西啊。要让一只鸟停留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囚禁起来。”

 “然而这还不够,被囚禁起来的鸟总会想着飞离鸟笼,所以就需要折断它的翅膀,让他再也飞不起来。”盛着新月的眼瞳里暗涌着波涛。

 “呵。我以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你是怎么危险的人呢?那你知道那只鸟的末路吗?那就是死亡。因为你的疯狂。”

  “最终他也会抛下你飞往你所达不了的地方。”

  “禁锢了他又怎样?折断了翅膀又怎样?他最终还是会因为你的疯狂而永远的”

 “——离开你。”

  看着三日月皱起的眉头审神者愉悦的勾起了嘴角。

  “我爱他。”苍白无力的辩解。

  “是啊,你爱他。但这并不是爱。”

  “你把他囚禁起来,折断了他的翅膀,让他沉浸在波涛的海洋里,只能紧紧的抱住你这片浮木。你让他依赖你,让你变得唯一,变得不可或缺,但你却无法修复他破烂的心,疲惫的身,因为你只是一片浮木。”

  “你设计了一个精妙的局,让他堕入爱情的海洋,但你却无法述说你对他的爱。三日月,爱没复杂啊。”

  三日月握住茶杯的劲大得让茶杯出现了裂痕。“我害怕失去他啊。我已经失去他千年了啊。”

  “对他做出这种事情,怕是他恨死我了吧。”

   怎么会,他爱死你了。

  “而且,主上你既然说出这样是话肯定是找到他了吧。估计现在就等着我跟主上你谈完话后捅我一刀吧。”

  不,是我想刀解你。审神者在心里默默的吐糟。

  “是啊,我找到他了。帮他松了绑,留了道门。不过他没有跟我回来。”

  “这样啊。他是想在那边解决我吗?我知道了,那么请容许我告辞了,主上。”审神者头一次看到了那张五剑最美的脸摆出来这么难看的表情。

  “呐,三日月,鹤丸他爱着你。”

  “超出你意料般的,深深的爱着你。”

  看着飞快的跑出去的三日月审神者重重的叹了口气,我怎么就心软了呢。这速度是骑了梦幻坐骑长谷部吧……心好累,想抱着被被……

 

  三日月飞快的跑着,不顾天下五剑的矜持,不顾众人吃惊的眼光,只是快速的跑着。像是要抛下什么似的,又像是要追逐什么似的,只是一味地奔跑,奔向那间破旧的小木屋,奔向鹤丸的身边。

  三日月在小木屋门前停了下来。他看到了站在阳光底下的鹤丸,那望着远方的天空而展现出来的笑容让三日月醉心。

  他突然想起来了,他一开始对鹤丸产生好感的理由——就是他那犹如阳光般温柔的笑容和温度。

  啊啊,我竟然差点将我最喜欢的人杀死了,我竟然让他露出来痛苦的表情。
 
太好了,没有了我他能笑的那么开心。

  啊,阳光太刺眼了,刺眼的让我落下了眼泪。

  鹤丸收回来视线,一转眼就看到了站在离他有一段距离的三日月。扬起灿烂的笑容一步一步的走进三日月。

  三日月站在原地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鹤丸,像是在等候宣告的罪人。泪水迷糊了他的视线,但他依旧倔强的看着这个他心爱的人,温柔的勾起了嘴角。

  鹤丸在三日月面前站定,稍稍扬起头看向了落泪的三日月。太好了原来你也会为我落泪啊。

  然后他伸出来手,扬起让和睦的阳光也逊色的笑容,

  “你好,我是鹤丸国永,是暗恋了你千年的人,你愿意做我的恋人吗?”

  本以为是宣告死刑的罪人,却得到了无罪释放,甚至是得到了渴望已久的东西。各种感情从心腔中爆发,这些感情无法用语言来述说,只能化为泪水涌出。

  三日月擦了擦眼泪,为了更好的看着这个他深爱的人,为了更好的将他烙入心底。

  “你好,我是三日月宗近,是爱了你千年的人,我愿意做你的爱人。”

—————————————————————————————
感谢阅读至此的你ww
*晕魂草,还有什么感知类灵力是我瞎编的,别当真。
#没谈过恋爱的人来写这篇真是要命,不好吃是我的锅
###审神者不是喜欢鹤丸啊!没有鹤×婶的部分啊!!她只是心疼鹤丸!!!审神者喜欢的是被被啦。。。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
#假装自己有数珠丸
#估计还有一篇番外,不然文章还不太饱满,所以雪与新月要再拖一拖

#好了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刀男

 

 

评论(1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