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午后【明萤】

#大家好又是我这个放着正片不更更小甜品的人
#捞弟弟捞的心肝力猝终于……迎来了哥哥【这就是我今天才更的原因×】
#本章cp明萤
#严重ooc预警×3

春日中午的太阳是温和的。

本丸里那棵巨大的樱花树上的樱花开得正盛,朵朵粉嫩的樱花压在枝头随风落下浪漫的樱花雪。树上的鸟儿被温暖的阳光唤醒,接着像是人类打哈欠般,发出鸟鸣声。随着一声声清脆婉转的鸟鸣声响起,安静的本丸渐渐热闹了起来。

粟田口家的短胁刀们告别了下午要出征的一期哥后,就迫不及待的奔向了那棵樱花树——他们和爱染约好了在树下玩耍。当他们来到时发现爱染早已在那等他们了。

“抱歉,久等了。跟一期哥告别花了点时间。”家里的“二掌柜”——药研率先开口向爱染表示歉意。

“没关系啦,反正我也是刚刚才来的。”爱染回了个爽朗的笑容。

“那么来玩吧。”

小孩子的世界是单纯又直接的。

他们很快的投入到了游戏中。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很长又也许很短,总之他们玩累了在樱花树下坐成了一团开始了聊天。

“那个,爱染。可以问你个问题吗?”聊了一会儿乱像是终于忍不住问爱染道。听到乱这么说身边的同伴连忙各种暗示乱不要问。

“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尽管问就是了。”爱染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粟田口们突然间这么紧张,难道这个问题有什么难以言说的地方?

“那,我问了哦?”乱紧张的看着爱染,吞了吞唾液,左手紧抓胸前的衣领。

“哦!”看到乱这么紧张爱染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摆起了严肃的表情。

“——你有没有觉得你被你们家欺负了?”

“……”

“……”

“……哈?”

紧张的气氛被打破,爱染目瞪口呆的看着乱。“为什么……你要这么问?”

爱染的问题反而让乱手足无措,毕竟自己问的问题可不是一个好问题——这是在质疑别人家的关系,但乱还是问了出来,万一,万一真是这样的话……

“……就是,你有没有觉得来派的另外那两位有排挤你?”

“为什么……会这么问?”爱染显得比他更加手足无措。

“因为……你看明石先生总是和萤丸在一起,对萤丸总是有求必应很明显是偏心嘛……而萤丸也总是黏在明石先生旁边,对他撒娇。两位都完全没有考虑爱染你的感受!”乱一开始还有点扭捏但后面却越说越激动,甚至将脸往爱染面前凑。

爱染看着放大几倍的乱的脸忍不住往后退,脸上挂着无奈的苦笑。

看到爱染往后推和脸上的表情,乱更加坚定了【爱染被来派的另外两位排挤了】的想法,并跟着爱染后退,“所以,被他们排挤的你才每天找我们玩的!”

爱染直冒冷汗,所以你们是怎么得到这个结论的啊!我的确是因为无法介入他们的二人世界外加不想做电灯泡才来找你们玩的,但……你们的结论也太夸张了吧?!

“不是啊,没有的事,他们都对我很好啊。”爱染忍住想疯狂吐糟的想法和抽搐的眼角挤出个难看的笑容,而这个笑容在乱看来则是【强撑笑颜】,一把抓住爱染的手对他说“走我们去找明石先生他们理论!”

更要命的是其他的藤四郎看到这样的情形也纷纷表示要去为爱染讨个说法。

“呜哇哇,你们不要乱来啊!他们真的待我很好啊!!你们倒是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观察出这个理论的啊!”总之先转移话题!!爱染慌乱的想。

“唔……”果然还是害怕被发现吗,真可怜啊爱染……这样的话我就说出理由让他心服口服,然后让他承认!乱感觉自己的小宇宙要爆发了。“比如说,把明石先生带回来的那一天……”

明石国行躺在三条大桥旁边的草丛里,看着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一次又一次的派遣短刀们来往这个历史截点,漫不经心的想这个审神者真是勤奋啊,也难为那些短刀们了。

啊~好想见到萤丸啊,不知道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有没有呢?一般到这里的话会有的吧……要不要跟过去看看呢。明石国行刚想动身就想起来政府(官方)的警告,【不要那么快就现身,等她来到这里的次数有百两百来次左右你才可以现身】,就又躺在那不动了。

既然这样那就先睡个觉吧。明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接着就闭起了双眼陷入了沉睡。

明石是被喧哗声吵醒的。又来了啊,真勤快。明石迷迷糊糊的想。真厉害,能一边战斗一边聊天。

“呐,我们来这里来了多少次了?”一个长得很像女孩子的人问到。

“嗯……大概50次左右?”另一个带着眼镜的孩子回答道。

“不止吧,起码50以上。”又是另一个平头的孩子说道。

“比起这个,我们真的要说那句话?”啊,刚刚的【女孩子】。

“要的,毕竟是主上的命令。”呜哇,突兀的男低音,这把真的是短刀?明石不禁怀疑道。命令?要做什么吗?

“啊~也真亏主人想的到啊。要是这样明石先生还不来的话主上会不会真的就这么做了啊?”嗯?跟我有关?

“嘛……肯定会做的。但做不做得到就不知道了,毕竟武力值摆在那里,但她肯定会趁机吃豆腐,毕竟是主上。”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事?!

“是呢,毕竟是主上。”我怎么听出了点嫌弃感?是我错觉吗?

战斗随着闲聊结束了。当系统评了个A,统计完经验值之后,那个男低音开口了“那么要上了哦,一二——”

“——明石国行你再不来我们家审神者说她就要强♂上萤丸了啊!!”

明石国行猛地从草丛里跳了起来。

明石国行就这样跟着6把短刀回去了。出了夜战图后才发现现在原来是下午了,从短刀们得到了萤丸和爱染都在本丸后,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好像快点见到他们。

好像快点见到萤丸。

爱染坐在正对着本丸罗盘的走廊上,摇着腿等着夜战部队的归来。当察觉到有罗盘好像有动静时,就跳了下来准备迎接他们。

光点从罗盘上升起,汇聚成了7个身影。等等……七个,爱染不由得睁大眼睛,心脏快速上跳动。当看到那个在一群短刀中显示特别高的人都面孔时,激动的泪水从爱染的眼眶里流出。

那个熟悉的脸扬起温柔的笑容,宽大的手附上了爱染的头发,轻轻的揉了几下随即用那人独特的懒惰的口音带着温柔的说到“好久不见了,爱染。”

“嗯……好久不见,国行。”

他蹲下身来抱住了爱染,“真是好久不见啊……好久了”即使是被镜片挡着但眼里的对家人都思念和温柔却一概无疑。

半响后,明石放开爱染,朝四周张望。

“是在找萤丸吗?”

“嗯,毕竟跟他也好久不见了。”眼里的眷念穿过镜片进入了爱染的视线里。

“萤丸他今早就被主上派去远征了哦,”意料之中的看到明石失望的表情,“但是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话音刚落罗盘上就冒出来光点。

光点像萤火虫般聚成一个个人影,当光点散开时明石赶紧扫过一个个人的脸孔,最终在最意想不到的小小的身上看到了最熟悉的脸。

他还是这个样子,没有变化啊。明石迷恋的想着,但身高变了呢。

没关系,萤丸还是萤丸。

春日午后温暖的阳光撒在萤丸身上,银白色的头发在光的照耀下变得几乎透明,荧绿色的眼瞳像是萤火虫在黑夜中发出的柔亮光芒,生动而又平静。而当这双眼瞳看到明石国行后,里面的光芒像是被一下子点亮般;原本就大的眼睛此时睁的更大了,不可置信的看着明石国行。

他们隔着阳光对视,身边的伙伴早已识趣走到了一旁就连爱染也后退了好几步。

萤丸的嘴张开了又合上,重复了几次才把想说的话给挤了出来,声音却是颤抖着的

——“国……行?”

接着他就看到那个同样愣愣的看着他的男人就着蹲着的姿势发力,向他跑了过来。伴随着耳边膝盖砸向地面的声响,萤丸被拥入了一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国行现在可以把我这个人都抱起来吧。萤丸漫不着边的想。

真好呢。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抱住自己的手臂太紧了,仿佛是要将自己融入他的怀里。

真好呢。感觉到滚烫的液体越过衣襟流到颈窝里,萤丸也伸出手以同样的力道回抱了明石。

“欢迎回来,国行。”

“嗯,我回来了。萤丸。”

金黄的阳光撒下,为他们献上了祝福。


爱染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乱,忍不住把心里的糟吐出来“你怎么从这里得出这个可怕的结论的啊?”

“很明显态度不一样好吗?明石先生看到萤丸就那么激动,比看到你还激动啊!明石先生明显跟偏爱萤丸啦!”乱打报不平的说到。

“这是有原因的啦……我也比较宠萤丸啊”

“但是……”

“好,这个理由我不承认。”

“那个,他们经常互相投喂食物呢?他们没有喂过你吃吧?”厚说到。

“呃……这个只是我不想让他们喂,又不是小孩子了。”

“那他们经常黏在一起,而爱染你只能坐在一边吃点心呢?”接着是平野。

“我不想跟他们黏在一起啦……比较喜欢跟你们玩。”呜哇,这些只是情侣间的日常好吗?!我可不想参与进去,会被驴踢的!!

“那,他们抛下你两个人不知道去哪里了的那次呢?”博多推了推眼镜

“唉?哪次?”对不起他们抛下我独自出去的次数太多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次。

“就是最近那次啦,他们两个去了漂亮的花田那次。”

啊,那次啊。


明石牵着萤丸的手带着他走向本丸的外围。

“国行我们就这么翘掉内番吗?”

“嗯,没关系吧,反正都翘了那么多次了。”

“那个是国行吧。”萤丸无奈的笑道。

“嘛……谁叫我的买点是没有动力呢?”向着萤丸露出来自豪的笑容。

“这个不是你值得自豪的买点啦。”虽然我也喜欢,萤丸暗想。“所以我们现在去哪?”扬起头向明石问到。

“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明石回以一个宠溺的笑容。

“唔哇——!好漂亮!”当萤丸的眼睛看到一片花海的时候闪闪发着亮光,像是几百只萤火虫在夜里跳舞般。

萤丸松开相握的手冲向了那片叫不出名字的花田。他那娇小的身子在花田间跳跃,犹如灵活可爱的小精灵。

“国行!”当小精灵终于兴奋完后,回头看向那个默不作声一直看着自己的人。

“嗯?”明石斜躺在花田上,嘴里叼着一根草,一副随时就要睡过去的懒散模样,但萤丸知道明石一直看着他。

“谢谢!我很高兴!!”扬起的笑容在明石眼中比太阳还要灿烂,比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要美好。

“嗯。你喜欢就好。”即使只是短短的两句话,平淡的回复,但萤丸却能察觉出其中的宠溺与爱恋。

两人在同一片苍穹之下,在同一片花海之上,沐浴在温暖的阳光做着相同的事,心里都怀着相通的爱念。

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明石摩挲着刚刚做好的东西,侧躺着看着不远处正在做花圈的萤丸。

“给,这是国行的。”萤丸顶着漂亮的花圈走进了明石,将手里另外一个相同的花圈放到明石头上。

“谢谢,很漂亮。”即使不点明,萤丸也知道那句【很漂亮】说的是他。

“嗯。”发间掩盖着的耳垂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但脸上的粉色却出卖了他。

“萤丸,把眼睛闭上。”

萤丸毫不犹豫的闭上眼睛却忍不住问“怎么了?要给我什么东西吗?”

“是啊,很重要的东西。”耳边是令人安心的独属明石的语调,左手感觉到被举起,无名指不知道被套上什么东西。萤丸心头一动,难道……

“可以睁开眼了。”

萤丸缓缓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小号花圈,不大不小刚刚好能套住。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左手无名指的戒指……萤丸默默回忆前几天从乱的杂志上看到的信息。

“结婚,左手无名指的戒指的意思是结婚。”明石直直看着萤丸,语气是少见的严肃。

“我爱你。”爱意从话语中溢出,明石握住萤丸带着戒指的手,在上面落下了一个虔诚的吻。

明石刚抬起头就被小小的手抬起他的头随即就感觉到了柔软的唇抵在了自己的唇上。没深入,也没过多的动作,只是唇间相抵,只是传达爱恋的心意。

“嗯,谢谢。”过了一会相抵的嘴唇分开了,萤丸温柔的注视着明石,“我也爱着你。”

两人额头贴着额头,鼻间相抵,银白色的发丝和紫色的发丝混在一起,形成了恋爱的颜色。



那次要不是他们顶着花圈我都不知道在本丸的外围有片花田呢。爱染默默的想。

“是啊,好过分!明石先生竟然只带了萤丸去!”乱愤愤不平的道。

“好啦……那次只是”

“只是你不想去而已?”药研平静的说道。

“呃……嗯,是这样的。”爱染满脸尴尬。

“所以说你是因为被他们排斥才不想去的吧。”药研犀利的眼神刺地爱染生疼。

“所以说不是这个的啦……”爱染无奈的说道,抱歉我只能把你们两个卖出去了。

“他们两个在谈恋爱啦……我没事凑什么热闹啊。”爱染自暴自弃的抛出了个重磅炸弹。

……

……

“唉??!!!!”声音大的吓跑了樱花树上的鸟。

所以我才不想说啊。爱染捂住耳朵满心悲痛的想到。

跑回去国行他们就拼命喂我狗粮,待在这里就又会被追问。往前一步是充满狗粮的深渊,往后一步是质问的地狱。怎么样都会死啊!!快来个人救我啊QAQ

今天的午后的本丸又是一片热闹的场景。

————————————————————————————
感谢阅读至此的你ww
#其实我并没有明老板,但我真的好像要qwq
#还有那句再不来就强♂上其实我是认真的【buni】三年起步,这波不亏
#关于萤总的身高问题参考投海之前是跟明石或者说比明石高的设定【←这其实算个虐点】
#希望你喜欢ww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