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曦喵

雪与新月【五】

#抱歉更晚了qwq三次元忙成狗
#本章全章伊达组。活在对话里的鹤和活在最后一句话里的爷爷【×××】
###严重ooc警告*3
###人物属于,刀男ooc属于我

三条家首领大天狗爷×下任五条家首领阴阳师鹤

—————————————————————————————

一座雕栏玉砌,气势磅礴却又不是典雅的和式城楼坐落在繁华的龙胆城中央。无论是所处的位置还是其华丽程度都无一例外的展现出这栋城楼的重要性。而坐拥它的主人——四大家族之一的五条家的地位更是不言而喻。而今天,五条家一向引以为豪的儒雅从容的气氛在一间小小的和室内被打破,紧张的气氛在室内蔓延。

小小的和室内只坐了六个人,而其中有五个人端坐在一位两鬓斑白但眉眼间却透露着威严与端重的老人两侧,这位老人便是五条家的现任首领——五条国永。

“光忠。”五条国永首先打破了死寂的空气。

“是。”开口应到的是一位身着黑色和服的男人,男人左眼即使带着眼罩只露出金黄色右眼也难以掩盖他的英俊帅气,这位被换为“光忠”的男人正是鹤丸国永从小到大的玩伴之一,同时也是内定下任首领的副手——烛台切光忠。

“有鹤的消息了吗?”

“是。到目前为止只知道鹤先生在任务途中遭到不知明的人的攻击,但现在为止都行踪不明。”

“嗯……消息呢?”

“已经封锁了,对外声称是继续执行其他任务。”

“有劳你了,做的很好。”慈祥的笑容在五条布满皱纹的脸上扬起。

“不,这是我应该做的。”光忠没被眼罩盖住的那只金色眼瞳率直的看着五条国永。

五条国永微笑的朝光忠点了点头,然后环视一周,“大家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果然还是有什么人,”身着藏蓝色的老年男人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或者是有什么妖策划了这件事。”

说完后室内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这个沉默并不是这个推论有多么荒唐,正相反这个推论太过正确了,正确的让人后背一凉。

沉默最终被打破。“哈哈,果然大家都跟政宗想的是一样呢。”

“也就只有这个推论可以解释的通了。”刚刚的老男人,也就是现任五条家副手同时也是伊达组的首领想伊达政宗回答道。

“哈哈,也是呢。那么,”五条国永和善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那些人是怎么知道鹤的剧透情报的?”

“内奸。”一位有着古铜色肌肤,棕色头发在稍长的发尾变成红色,穿着棕红色的和服,散发着金属光泽的亮金色眼瞳的青年立刻接上了五条国永的话。这个从里到外都散发着“生人勿近”气场的青年便是鹤丸的另外一位童年玩伴,下任五条家攻击番番长——大俱利伽罗。

“嘛,的确也就只有这个可以解释的通了。但是,这么一来就麻烦了。”光忠叹了口气。

“是啊,一看就是个大工程。”五条头疼装赞成道。

“又不是你的工作,你头疼个什么劲啊。”政宗瞟了五条一眼。

“哈哈,抱歉抱歉。那就拜托你了,政宗。”

“是是,人都老了还让我做这么大的工作,你倒也体谅一下我啊。”

“交给你我放心嘛。”五条笑眯眯的说道。

“但是……!”越来越活跃的气氛被清脆的少年音所打破。

一位同样有着金色但更为澄澈的十一二岁的蓝色头发的少年眉头紧锁,大声朝他们喊到:“但是……明明,明明妖界和人界已经签订协议了啊!明明已经太平了啊!?”喊声越来越小“为什么……鹤丸哥哥会遭到这种事啊?”

澄澈的金色染上了水雾,下唇被紧紧咬着,握住的双拳因为太过用力而在颤抖着,这位从动作上还是语言上都透露着对鹤丸的担心的,正是他们【伊达组】中年龄最小的一位兄弟——太鼓钟贞宗。

“鹤丸哥哥现在说不定正处于危险中啊,为什么你们都不担心呢?!为什么……!”正要说出的话语被温柔抚摸上头部的手而吞回去,抬起头看到了伊达组的老二——光忠微笑着看着他,“贞酱这么多问题,我就先一个一个回答吧。”

“首先,几百年前由于安倍晴明大人的原因,人与妖形成协议,那么贞酱那个协议叫什么名字?”

“明明是我问的问题啊……《京都和平协议》啦。”贞宗不满的撇了撇嘴。

“嗯,回答正确。正是因为这个协议的原因,人和妖互不干扰的占据着阴阳两界。但最近这个和平的局面却隐约有被打破的现象呢。那么,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会造成这个局面呢?”

“唉……光忠好过分。……因为妖界存在着不少嗜血的妖,经常袭击人类。还有人类当中也有不少打着阴阳师的称号的愚蠢的人乱除妖,导致现在人与妖的关系越来越不好。”

“嗯,满分!明明贞酱那么清楚,为什么还要问呢?”

“因为……还没有完全爆发啊,战争之类的。”

“贞酱啊,”光忠无奈的笑了笑,“这种时候才是最危险的啊,而且,”刚刚还在笑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了“战争一直存在。”

贞酱抿了抿嘴,“我知道了。”

“嗯。关于鹤先生的事,你还记得你上的第一节课的内容吗?”

“……相信伙伴。但是如果情况真的如你们所说那鹤丸哥哥很危险啊!”

“没事,别担心。【缘】还在。”一直沉默着的大俱利伽罗忍不住开口安慰道。

听到【缘】还在后,贞宗明显松了口气,略带责备的说到“这点你们应该早点告诉我啊……”

“哈哈哈,抱歉抱歉。”光忠回了一个爽朗的笑容,“那我们就先回去吧。五条大人,政宗大人我们先走一步了,失礼了。”说完在两位大人点头示意后,拉着贞宗示意大俱利走了。

“哗——啪”

随着干脆的关门声响起,光忠脸上挂着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担忧,深深的叹了口,自言自语道“我们都很担心你啊鹤先生,快点回来吧。”然后仿佛回应他的话语般,一只通体雪白的小鸟从一个专门为它准备的小门了飞了进来。

“啾啾!”扑扇着小小却有力的翅膀装进了光忠的视线里。

“啾!啾啾!”清脆婉转的鸟鸣声让光忠激动不已。【是鹤先生的鸟!】

“雪球!!”光忠伸出手指让雪球停在上面,十分清楚的看到了绑在腿上的黑色信筒,“太好了!”

光忠满脸笑容的打开信封,待看了几眼后笑容瞬间垮了下来。神情严肃的反复看那短短的几行字。随后用符生起火把那张小纸条烧了。

然后利落的脱下和服,穿上了被称为“西装”的衣物。穿衣戴甲,整理符,清点道具整个过程那张英俊帅气的脸都一直紧绷着。

拉开门,走向了“轮入道”之处。途中向路过的仆人告诉五条他们【自己得到了鹤先生的消息,不确定虚实且时间紧迫,故一人前往】的口信后便扬长而去。

光忠的确是得到了鹤丸的消息,从雪球带回来的纸条那里;而他这般匆忙紧张也是因为这张纸条的内容

——鹤丸国永于吾处,若爱其命,便独尔一人前往吾之地。切记,切勿告知他人。

                                              三日月宗近上

—————————————————————————————
感谢阅读至此的你www
抱歉久等了qwq下面是可公开情报哦ww

#协议《京都和平协议》签于安倍晴明时代,随便一提妖界的拟稿人为明石国行

#【缘】阴阳术的一种。可以感应到被链接之人的生命状态,当【缘】消失,或者感觉不明显时说明被链接者有生命危险,最严重为死亡。

#雪球。鹤丸的鸟。因其通体雪白而得【雪球】之名。娇小玲珑看似人畜无害其实战斗力超群【所谓的物似主人型?】

评论(4)

热度(21)